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耒阳资讯网 >> 耒阳历史 >> 正文

史说耒阳井冈骁将伍中豪的那些事

我要评论  2016/10/14 15:49:30   浏览次数:
作者 / 匡家仁  (耒阳知名文史工作研究员)

“男儿沙场百战死,壮士马革裹尸还。埋骨何须桑梓地,人间处处是青山。”这首诗作于1929年5月,是伍中豪生前的铮铮誓言,也是伍中豪壮烈一生的真实写照。

无论是秋收起义,还是创建井冈山革命根据地,以及开辟中央苏区,伍中豪无不战功赫赫,是毛泽东军事上的得力助手,曾与林彪、黄公略并称井冈三骁将。

伍中豪,又名昭福,1903年出生在耒阳市城南伍家村,1920年考入北京大学文学院,受李大钊的直接影响走上革命道路,192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。

伍中豪志向非凡,一身正气。时任北大文科代理学长的胡适,发表《多研究些问题,少谈些主义》的文章反对新文化运动,还跑到故宫向宣统皇帝磕头称臣。伍中豪奋笔疾书,痛斥胡适是“用改良主义反对马克思主义,反对用革命手段解放中国社会政治问题。是资产阶级用利禄收买了的可怜的应声虫,是封建主义的贤臣,是帝国主义的奴才!”

1924年春,伍中豪与刘泰、陈芬等组建了中共耒阳党支部,并发展了大批党员。在伍中豪的影响下,其妻段凤翔也加入了中国共产党,并担任县女界联合会会长。

1925年5月,经党组织批准,伍中豪考入黄埔军校,成为黄埔第四期步兵科学员。毕业后,被派往广东农运讲习所任军事教官,并在广东结识了毛泽东。

1926年7月,伍中豪参加了北伐,进入湖南后,受党指派,在耒阳组建工农自卫军总队,促进了耒阳工农运动的蓬勃开展。

1927年4月,蒋介石发动“四·一二”反革命政变,5月,许克祥在湖南军阀何健的支持下发动“马日事变”,中国共产党在陈独秀“右倾”错误路线的领导下,轰轰烈烈的大革命运动受到了残酷镇压。《湖南民报》刊出通缉伍中豪的命令,伍中豪不得不四处躲藏。6月,伍中豪只身潜入武汉寻找党组织,后经卢德铭介绍,留在武汉国民政府警卫团,任十连连长。

7月30日,警卫团团部召开连长以上干部紧急会议。会议开得极其秘密、短暂而又古怪,团长卢德铭只宣布三条纪律就散了会。这三条纪律是:一、晚饭后,以连为单位整装待命;二、停止外出、会客、通讯;三、命令不作解释,也不准询问。

全团笼罩在一片疑云中。

晚上9点,警卫团全体官兵突然接到命令:朝长江跑步前进,迅速登上停泊在长江中的一艘大轮船。10点钟,团部下达秘密通知,这时大家才知道,武汉政府已经叛变革命,革命到了危急关头,警卫团奉上级指示,立即开赴南昌,与三十四师会合,举行起义。

由于敌强我弱,“八一”南昌起义失败,警卫团转移到湘赣边界的江西修水山口镇,与二十军独立团会合。

两个团会合不久,毛泽东来到部队,传达了中央“八七会议”精神,宣布秋收起义计划,同时将部队改编为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,伍中豪任第三团副团长兼三营营长。

1927年9月11日,暴动的时刻到了,毛泽东指挥第三团高举镰刀斧头的红旗,在铜鼓举行武装起义,县城周围农民手持梭镖、大刀、扁担、木棒,纷纷赶来为工农革命军助威。起义后,第三团分三路向白沙进军。伍中豪率三营为前锋,对白沙守敌发起猛烈进攻,经过一番激烈战斗,守敌向浏阳溃逃。白沙是铜鼓去浏阳的必经之道,攻下白沙,毛泽东非常高兴,亲自到三营慰问,称赞三营“旗开得胜,马到成功”。

起义初期,工农革命军连获胜利,震动了全国,在湘赣边的辽阔地区,武装暴动的烈火熊熊燃烧起来。

由于国民党正规军集中优势兵力反攻,起义部队损失惨重,工农革命军第一师由原来的五千人锐减到只剩下一千五百余人。

部队被失败的阴霾笼罩着,士气非常低落。加上给养困难,余洒度、苏先骏这些不坚定分子不断向指战员吹冷风,在战士中散布悲观情绪,逃亡现象时有发生。但伍中豪始终支持毛泽东,团结大多数指导员,耐心做战士们的思想工作。

部队决定在三湾进行改编。一天早晨,毛泽东站在钟家祠堂门口枫树坪的一个土坎上对部队讲话,申明不愿意跟自己走的站到右边去,有愿意跟自己走的站到左边来。伍中豪毫不犹豫地站到毛泽东一边。

三湾改编后,部队由一个师紧缩为一个团,团以下暂编两个营,伍中豪任三营副营长,跟毛泽东上了井冈山。

10月11日,工农革命军向遂川发展,筹集供给,在大汾遭到靖卫团肖家壁匪部的袭击,突围中,张子清、伍中豪率领的三营与毛泽东率领的部队被敌分割,失去联系。张子清、伍中豪只得率领三营在桂东的崇山峻岭之间与敌周旋。

1927年11月,朱德率部到达赣南崇义,听说有一支毛泽东的部队就在附近,非常高兴,要陈毅前去探听情况。

陈毅化装成老百姓,在鹅形圩找到了张子清与伍中豪。通过朱德的关系,张子清与伍中豪带领三营在范石生的十六军隐蔽休整。

11月25日,张子清与伍中豪率三营向井冈山挺进,恰遇湘敌吴尚部第八军一个团猛扑茶陵县城,与工农革命军第一营激战。伍中豪立即指挥三营投入战斗,从敌后猛插一刀,里外夹击敌人,黄昏时分打退了敌人的进攻,解了一营的围。

由于团长陈浩、副团长韩庄剑、参谋长徐庶叛变革命,下令将茶陵城东河面上通往井冈山的浮桥拆了,借口无法过河,企图改变行军路线,把工农革命军第一团带往湘南投靠国民党十三军方鼎英。伍中豪发现情况异常,立即与张子清、何挺颖交换意见,一起去质问陈浩,双方发生激烈争议,部队在通往桂东与鄙县的三叉路口停下来。情况非常危险,毛泽东闻讯,急忙赶至茶陵湖口,截住了部队,逮捕了陈浩等三人。第二天,升任张子清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团团长,伍中豪为副团长兼任三营营长。

1928年1月,井冈山大雪纷飞,部队供给极端困难,为了筹集物资和声援万安的农民暴动,毛泽东决定攻打遂川。1月4日,伍中豪率领三营打前阵突袭大坑,一举端掉了遂川肖家壁靖卫团的老巢,顺利占领遂川县城。

1928年2月中旬,赣敌二十七师乘工农革命军后方空虚之机,出动一个营在靖卫团的配合下抢占了宁冈新城。宁冈东部的新城,既是宁冈县城,也是井冈山的北大门,敌人占领新城,对井冈山构成严重威胁。毛泽东闻讯,立即率一团赶回茅坪,于2月1 8日,悄悄将新城包围,利用晨雾发起突袭。伍中豪率三营攻打南门和北门,敌人此时还以为工农革命军主力仍在遂川,毫无戒备,大摇大摆开出南门操练。伍中豪指挥埋伏在南门的八、九连一齐开火,当场击毙击伤40余敌。突如其来的攻击,打得敌人抱头鼠窜,逃回城内紧闭城门,凭借牢固的城墙负隅顽抗。当时工农革命军还没有大炮等重型武器,攻城用的是土办法。九连战士在罗荣桓的带领下,冒着枪林弹雨,顺着竹梯往城墙上爬。眼看战士们接近墙垛,又被敌人猛烈的火力压了下来。伍中豪大怒,将手往后伸,警卫员知道他的习惯,赶快将酒壶递过去。伍中豪接过酒壶,一仰脖子把酒全倒了下去,然后猛虎般窜上梯子,闪电似的冲上城墙。敌人尚未见到如此勇猛之人,吓得腿杆子打颤,两手发抖。就在敌人惊慌之际,伍中豪接连扔出几颗手榴弹,大喊:“冲啊!”战士们蜂拥而上,一举拿下了南城门。城门一破,敌人慌做一团,纷纷举枪投降。这次战斗,毙敌300多,生俘100多,敌营长王国桢、靖卫团团长李树滋均被击毙,同时活捉县长张开阳。

5月4日,朱毛在宁冈砻市胜利会师,宣布成立中国工农革命军第四军(不久改为中国红军第四军)。伍中豪任第四军十一师三十一团副团长兼三营营长。

朱毛井冈会师,开创了中国革命的新局面,敌人惶惶不可终日,蒋介石接连电令湘粤赣三省军阀“克日会剿”井冈山。湖南军阀吴尚带三个团,从西面向宁冈进犯;绰号“两只羊”的江西国民党军第九师杨池生、第二十七师杨如轩率五个团,从东面向永新扑来,企图把红军扼杀在摇篮里。

红军决定避强就弱,主动出击,在龙源口附近的新老七溪岭迎击敌人。毛泽东和伍中豪率三十一团三营,在永新龙田、潞江一带担任阻敌和牵制任务。

6月23日,恰逢端午佳节,龙源口战斗打响了。新、老七溪岭上空,枪声如麻,弹雨纷飞,硝烟滚滚,杀声震天。

经过激烈战斗,红军打垮江西“两只羊”,取得龙源口大捷。伍中豪率三营击溃敌七二九团一个营,并乘胜追至永新县城。

7月中旬,红四军二十八、二十九团远离根据地去攻打郴州,赣敌11个团进犯永新。当时,留守永新的只有三十一团一个团。为了保卫红色,政权,毛泽东将三十一团分散,组成南北中三路行动委员会。伍中豪率一、七、八连为北路行动委员会,在小屋岭、虚皇岭、高东岭一带抗敌。他们发动群众坚壁清野,把粮食、牲畜、用具藏匿起来,把水源堵死,把河水弄脏,把大小道挖断,把空村、空城留给敌人。男的按军事组织编成4个赤暴团,6000余人,配合正规部队,白天到山头上挥动红旗、梭镖,晚上满山遍野举火把、燃篝火,时而西边喊杀声不断,时而东边枪声爆起,时而组织小部队偷袭敌人驻地,敌人惶惶不可终日,龟缩县城不敢乱动。就这样,把赣敌11个团困在永新达25天之久。

朱德攻打郴州受挫,二十九团溃散,毛泽东闻讯,立即和伍中豪率领三营连夜赶往湘南接应朱德部队,朱德非常感动。9月1 3日,伍中豪又指挥三营与二十八团在遂川黄蛔伏击追兵刘士毅部第七师5个营,俘敌官兵200余人,缴枪250支,并攻占遂川县城。

9月底,赣敌周浑元旅第二十七团进犯茅坪,红军大部队外出游击,只剩下三营和团部。伍中豪以“出兵要奇,冲锋要猛,追敌要快”的战术突发袭击,打得敌人晕头转向,措手不及,仓惶北逃,伍中豪又指挥三营乘胜收复宁冈全境。

从此,伍中豪骁将的声誉遍播井冈,威震敌胆。

1928年冬,井冈山迎来了一场大雪,困守在井冈山的数千名红军面临饥寒和缺医少药的严峻考验。而恰在这时,国民党又兵分五路向井冈山发动进攻。总前委紧急召开柏露会议,决定红军主力出击赣南闽西。柏露会议后,伍中豪任三十一团团长。 1929年1月14日,他率领三十一团跟着毛泽东和朱德踏上了新的征程。敌人沿途围追堵截,红军险象环生,伍中豪率领全团战士血战大柏地,解放汀州,然后三打龙岩,横扫上杭,克永丰、取于都、战河坝,开辟中央苏区屡立奇功。红四军在汀州改编为三个纵队,伍中豪担任三纵队司令员,并被选为总前委委员。后三纵队扩编为红一军团第十二军,伍中豪任军长,后又调任二十一军军长,被选为闽西军事委员会委员。

伍中豪身经百战,最后积劳成疾。1930年,李立三企图实现自己“饮马长江,会师武汉”的构想,命令红军攻打长沙。毛泽东出发前,亲临医院看望伍中豪。

由于敌人力量过于强大,红军屡攻长沙不下,毛泽东于8月19日、8月24日两次写信,要伍中豪组织三万人马急赴前线支援。伍中豪接到毛泽东的信:心急火燎,立即四处联络,催促各县独立团迅速集中。一天黄昏,伍中豪带着警卫排途经安福城郊,突遭敌入伏击,不幸被害。

历来党史界认为伍中豪在安福城郊亮家山牺牲。近几年,笔者有新的发现。伍中豪当时由于弹尽被俘,关在安福监狱。耒阳的段人范(字子为)与伍中豪是黄埔同学,又与伍中豪妻段凤翔同宗,当时是国民党团长,到监狱探视过伍中豪,很有可能是去劝降,伍中豪写了两首诗托段交给家人。全国解放后,段人范逃至台湾,直到几十年后,才将这两首诗带回大陆,转抄给伍中豪妻弟段庆余。段庆余将这两首诗印在段氏七修族谱上,现抄录如下,以飨读者:

   (一)
    西风吹叶落檐牙,
    旅路迢迢客思赊。
    纵使苏卿能回国,
    故国归去已无家。

  (二)
    百代兴亡一恍中,
    世界何物是天公。
    如我才华偏落拓,
    慷慨赴义怒气冲。

扫一扫,用手机看资讯!

用微信扫描还可以

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

分享到:
用户名: 密码: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

注意:遵守《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》,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,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。

验证码: 看不清楚,点此刷新! 查看评论